我在武汉救援的所见所闻 | 途虎救援队口述

 彩559购彩平台好吗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2-05 13:41

  做完这个单子后我就没回家了,本来我也申请了值班。封城消息出来了我还回去,不是给国家添堵吗,当然为了不传染给家人也是考量因素之一。

  不过我还是希望公司能加大宣传救援服务队,让更多人知道我们。否则怕有些不知道的有救援服务的,绕来绕去最后才找到我们这,耽误时间。

  我想起有句话叫: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。

1

  她也很担心我,嘱咐我勤洗手换口罩穿防护服,我已经很注意了,有一天去逛家乐福,整个超市里就我一个人穿了防护服。

  (刘琰供图)

  有人问我怕不怕救援的时候被传染,个人觉得,后悔最无用,要么不开始,开始就别后悔。

  这次疫情感觉比非典严重,但我相信政府。医生和环卫,还有一些现在还在工作岗位的人,都是值得我们去尊敬的人。

  如果不做这些事情,我觉得我以后会后悔。

  04 看到网上有人嫌弃武汉,我就回来了

  做这个事情(参加救援)的时候,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想为整个大武汉出一份力,一起加油,才能让这个疫情尽快的结束。

  汉川市滨湖路工场店成伟得知后当即组织人员前往救援,但由于高速堵车及乡道不通,救援师傅扛着设备硬是步行了数公里到达,最终完成维修。

2

  医院是个重灾区,群里已经传来第一批志愿者因为输送物资而染上疫病。但整个志愿者行动也没有因此停下来,很多人还坚持在一线为医护人员提供物资,我感觉十分感动,比起他们我微不足道。

  我是2019年加入途虎工场店的,之前已经在汽修圈干了11年了。本来今年我就没有打算回家,说实话途虎过年不打烊的模式我挺喜欢的,本来今年过年我是申请的过年值班,没想到碰上这件事。

  后来途虎成立了救援小组,我感觉不能辜负同事的关心,我就自愿参加了,我也想为国家和人民贡献自己的一份力。

  奔忙在最前线为了疫情防控而努力的朋友们,车辆救援交给我们请放心,途虎养车工场店愿护你们前行!

  封城前,我的几家店生意一直都还不错,本来是想参加工场店春节不打烊活动,给一些客户做应急保障的,结果赶上封城和疫情。考虑到应急救援的可能性,我安排八一路工场店跟香江西路工场店各一个武汉本地人留守,让其他员工先安心回家了。

  口述:澳门路工场店 刘琰

  23号有个客户轮胎有问题,弄完以后因为疫情原因(赶上当天封城),我就没回家。其实我已经知道要封城了,能提前做的单子都让客户提前过来了。其他没有做的客户,别人说跟人家解释一下应该也会理解的。

  1月25日大年初一,一辆紧急向武汉运送物资的车辆出现故障,由于坏在高速公路上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师傅急得在各种渠道尝试求助。

  这几天我去了金银潭医院,市六医院,协和医院,中南医院,市一医院。运送的路上,平时繁华的街道,现在已经全部静悄悄的,没有了以往的车水马龙,虽然面对这场浩劫,但武汉依然干净整洁,愿灾难远离,武汉加油!

  感谢所有奋战在一线的伙伴!你们是途虎人的骄傲!

  所以我在封城前又回到了武汉。

  口述:鲁磨路工场店谢红亮

  救援队召集令发出来以后,很多外地的技师都跟我说要回来参加救援。我跟他们说,现在疫情还在控制,你们进来交叉感染了,这我不愿意看到;另一方面还在封城,你们也进不来。

3

  02 自己的城市,自己先救

  谢红亮(左一)和李永雷骑电瓶车赶去为新闻采访报道车提供救援

5

  我是湖北天门人,37岁,家安在了武汉,加盟途虎前在自动化公司做质量管理。这几天主要在公司调度下,参加一些救援,店里的技师都很给力,很感谢他们。

  但是武汉的热血青年是非常赞的,很多人用自己的方式战“疫”。有个志愿者跑了30多公里,自掏腰包,给我们塞了两套防护服。还有一个志愿者,也给我们匀了一套防护服。非常感谢他们。

  刚开始很缺口罩、酒精、防护服,怕万一传染了,跟他家里交待不了,这个是最担心的。

  说不定有我力所能及做的事情,帮得到武汉的话,我肯定会第一时间去做的。

  疫情防控工作者们,我们愿护你们前行,身在武汉的一线途虎人,都在为抗疫奔忙着。

  但是在网上看到各种说武汉这个糟啊那个不好的,(大家好像都)很嫌弃武汉。我觉得这样的状态是很不好的。

  天天在外面跑,风险肯定比待在家里大很多。家里孩子四岁多,老婆比较担心吧,我头天答应她不出门,结果第二天接到电话就跑出去救援了。我后来也不敢回家了,跟李永雷住在宿舍。

  转眼之间,武汉已封城11日,在武汉,确诊患者高达4109例。

  暂时我不去多想,再大的困难身为途虎人我也会克难攻坚。春节前后,我通过微信渠道了解到一些医院的真实情况,我感觉身为武汉人,自己的城市应该自己先救,我选择当起了一线物资救援志愿者。

  由于是新上线的门店,又遇上不确定的疫情防控周期,节后很可能遇上用工难,心理的愈合周期多久也难以预估。不过现在最担忧的还是疫情的拐点什么时候能出现,不出现拐点谈其他的都是空谈。

  但是23号这个订单的客户是22号晚上赶回来武汉的,我觉得我们既然是做服务的,要做就要做好。做车辆服务,也是为他人生命安全做维护的。

4

  然而也是在武汉,途虎养车的工场店人用自己的方式,战“疫”。以下是他们的口述——

  李永雷

  这几天主要参加的救援、搭电、换备胎、补胎和基本的救援维修。同事都很关心我这边的情况,给我送口罩和防护服。

  他们不计较个人得失。

  在紧急救援服务队工作群内,每天的求援信息此起彼伏,服务队员们持续在线响应。

  我们澳门路工场店是在2019年12月31日上线的,属于新店。随着疫情的传闻越演越烈,1月22日腊月28,我就让大部分的员工离开了武汉。1月23日封城日当天,处理完最后两个订单后,我就把店关了。

  老婆是蛮委屈的。

  03 我不会当逃兵

  原本没有这场疫情,我的春节计划是陪家人到初五,等初六员工回来了就开始营业,本来想着早点开店,早点加倍努力获取客户信任。直到疫情到来,一切都变了。

  有人问万一因为志愿行动而染病,我会不会后悔,我觉得还是平常心对待吧。

  我是湖北孝感人,封城前,已经和父母回到孝感老家。封城前因为我是武汉车牌和身份证,来去还算自由。

  但他们自己连饭都来不及吃上,顾不上自己了。

  救援结束车主问我们如何收费,谢红亮回答:免费。车主硬塞来一盒牛奶,谢红亮在群里开玩笑说:今晚犯错误了。

  相信政府,相信国家的力量能解决危机。但是在事情还没处理完善的时候,首要任务是齐心协力共同抗疫,我不想(对一些信息)盲目跟风,与其义愤填膺,不如出力抗疫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的抗击之战,是一场艰难的战役。

  我虽然自己不是武汉本地人,但对武汉也有感情了。虽然我(可能在武汉也)出不到什么力,但是我觉得我还是跟武汉待在一起比较好。

  截止至2020年2月2日18时,全国确诊患者14483例,疑似患者19544例。

  (武汉封城时“湖北新闻”的报道)

  刘长根

  公司也给我们送来了防护服、护目镜、洗手液、消毒水,还给我们买了保险。

  他们都是一群90后,最小的是99年的。

  口述:八一花园路工场店刘长根

  口述:发展大道工场店 熊伟俊

  2月1日晚,武汉临江大道店江小军展示口罩。

  1月26日大年初二晚,协和医院医生的车辆轮胎出现问题,向途虎养车提出救援需求,我接上技师卢顺从武昌赶到汉口为客户更换备胎。

  作为开了工场店的人,不担心疫情影响生意是不可能的。鲁磨路工场店刚刚开业三个多月,本来节后要补充人员,现在人员招聘也要受影响,门店的资金投入期又要延长了。

  店里的技师李永雷是河南信阳人,00后,今年刚20岁,过年回不去,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没有在家过春节,他是最帅的途虎人,我跟他爸爸保证会照顾好他。

  01 与其义愤填膺 不如出力抗疫

  2月1日,齐心路工场店李昌抵达雷神山医院施工现场,为工程用车提供救援。

  结语

  我2017年加盟途虎,已经是在途虎工场店的第四个年头了。